跳到主要內容

當期展覽

常設展覽
亞洲織品展
展件清單:下載

本展以南院獨樹一格的院藏織品服飾文物規劃常設展,精選各區域織品菁華,呈現亞洲多元文化,提供一個教育、鑑賞及體驗的展覽。本次共分四個單元,「焦點展件」全面分析經典織品的特色,進一步詮釋它的文化意涵;「認識織品」從纖維材料、織染技法、裝飾紋樣、服飾剪裁等方面解構織品染織工藝,讓織品賞析更淺顯易懂;「區域風情」介紹包括
西亞、東亞、東南亞、南亞等各地精湛的織品服飾,期待能體驗不同地域風格的文化櫥窗;「婚慶盛裝」透過亞洲各地結婚禮服的展示,理解服飾背後的禮俗文化,及人們對美好生活的祝願。

單元一 焦點展件
刺繡,是南亞最著名且珍貴的一項紡織傳統。這項手藝,在成衣普及之前,一直是家庭手作與家庭記憶的重要一環。南亞不同世代的女性,透過一針一線的學習,傳承家族技藝,同時也將自己當下的情感與生活,綿密地縫了進去。


單元二 認識織品
什麼是織品?它們又是如何製作而成的呢?讓我們從材料、技法、剪裁、紋飾等面向,重新認識生活中無所不在的織品。

單元三 區域風情
亞洲幅員遼闊,織品文化多元,本單元以西亞、東亞、東南亞、南亞等區域,精選各地織品服飾,呈現不同區域的穿衣文化風格。

西亞/伊朗(波斯)
波斯,是古代伊朗眾多王朝的名字,也是1935年以前人們對伊朗的主要稱呼。此地自古以織錦、羊毛織毯聞名於世。十七世紀後,波斯市場向印度購進大量的繪染棉布。這類面料設計,符合波斯品味,紋飾細密繁複且發色鮮豔。十八世紀後,波斯流行以這類布料裁製上衣,也製成各類家飾布,豐富生活。伊朗雖以信奉伊斯蘭教為主,但仍有少數瑣羅亞斯德教徒居住於此,他們的衣著與其他信仰者不同,女性服著上的刺繡工藝,細密可愛。另一方面,居住於印度西北岸的波斯裔瑣羅亞斯德信徒,服裝則已融入印度,但裝飾設計仍可見信仰以及全球貿易的影響。

東亞/中國
中國,自古以盛產絲綢聞名。橫越歐亞大陸的「絲路」,不僅反映中國絲織品深遠的影響力,也形塑歷久彌新的東方意象。明代之後的絲織業高度集中於江南地區,從桑蠶到織造皆走向商業化及專業化。明清時期提花技術的成熟,使得奢華絲綢上的紋樣愈趨繁複,加上精緻的緙絲與刺繡,富麗的織金與妝花,令人目不暇給。而富含吉祥寓意的紋樣,更是明清織物的一大特色。另一方面,羊毛織毯與毛皮作為清代宮廷生活不可或缺的一環,不僅是禦寒聖品,也代表帝國掌握草原及邊疆的資源與貿易,同時展示滿洲文化認同。

東南亞/印尼
印尼,是世界上最廣袤的島嶼國家,季風為群島吹來一波又一波新的文化浪潮,商人、工匠與舶來品攜來觀念、技術與物質交流,沉澱融合之後,反映在本土織物上,自成一格。「宋吉」(一種織金錦)與「伊卡」(一種先段染、後織造的顯花織物),是蘇門答臘島及峇里島最具特色且珍貴的織物,一般作為禮儀服裝或慶典儀式用布。兩地的織物在材料、技法或裝飾元素上,不時可見來自印度、中國、中東或歐洲的影響。而不同風格的宋吉與伊卡織物,除了可以區辨族群或信仰外,它們或可視為權勢的象徵,有時更具備守護個體與社群的神聖性。

南亞/旁遮普地區(今巴基斯坦、印度)
「波卡麗」(Phulkari),是旁遮普最著名的傳統刺繡工藝。旁遮普位於今日印度和巴基斯坦的交界,在1947年印、巴分治之前,幾乎所有當地女性,不論宗教信仰,都會製作並穿著波卡麗刺繡製品,通常作為頭巾,披蓋在肩上與頭上。它象徵著女性的物質財富,同時也反映出地區豐富的文化和宗教傳統。「Phulkari」一詞源自印地語、旁遮普語及烏爾都語,意譯為花的工藝。不同類型的波卡麗,也各有自己的名稱,例如:以人物生活場景為主的「原波卡麗」;紋飾以滿繡幾何紋為主的「花園波卡麗」;以白底搭配紅色繡線,為年長女性或寡婦使用的「白色波卡麗」;或專指可能與宗教活動相關的「通往神界之門」等等。


單元四 婚慶盛裝
印尼中爪哇傳統婚服穿著典型的蠟染裙布,搭配黑地金線刺繡外套成為基本形式。蠟染裙布以深藍及褐色作為主色調,紋飾包含靈山、火焰、船、玉座、寶物、金翅鳥羽翼(garuda)等象徵萌芽意涵的蘇門紋(Semen Romo),原先是中爪哇王室專用紋樣,現已成為印尼蠟染最具特色的傳統慶典紋樣。黑絲絨外套,領口、袖口及衣擺以金線繡出繁複的花卉紋飾。比對早期的插畫圖像,穿著外套則是受到伊斯蘭教的影響不能裸露肩部才開始的穿法,婚禮服飾同時也見證了傳統與外來文化的融合。頭戴華麗帽飾、髮簪,腳穿繡花鞋,極盡奢華的服飾顯示婚慶禮儀的隆重及對新人婚姻生活的祝福。

亞洲織品數位體驗
織品服飾一直是人們追求美好生活與品味的具體表現,自古以來,染織工藝受到地理環境、社會經濟、貿易交流、民情風俗等不同影響,呈現出豐富多元的面貌。本空間結合故宮典藏文物與前瞻數位科技,邀請您化身為「織品小工坊」的專業職人,創造出美麗經典的織品;您也可以站在「亞洲穿衣鏡」前,與故宮的織品文物進行配對與變裝,探索亞洲織品的獨特魅力!
展覽資訊
  • 時間 常設展覽
  • 地點 3F S304
  • 費用
20世紀初
波卡麗刺繡頭巾
  • 旁遮普地區(今日印度)
  • 單元一 焦點展件
「波卡麗」(Phulkari),是旁遮普最耀眼的傳統刺繡工藝。旁遮普位於今日印度和巴基斯坦的交界。傳統上,不論宗教,女性自幼從母親、祖母或親友那裡學習波卡麗刺繡,最後這些繡品多半會成為她們的嫁妝。舉凡婚禮、節慶活動等重要日子,人們都會使用它。這兩條矩形的波卡麗刺繡,多半作為女性頭巾。穿法類似披肩(dupatta),可以披蓋在頭上與肩上,同時圍繞頸部。棉質頭巾上的刺繡,選用了黃、白、紅、寶藍、洋紅等各色鮮豔的絲線來襯托紋樣。刺繡構圖環繞中心的團花,使四個方向皆能觀看,是一種南亞常見的佈局方式。
 
而這類紋樣取材與生活密切相關的波卡麗,又稱「原波卡麗」(Sainchi Phulkari)。以織補繡(darning stitch)作為主要針法,繡出了女性的生活日常與見聞,如紡紗、購物、喜愛的珠寶首飾、爭執的衝突現場、報章上時下流行的馬戲表演、來自英國的殖民官員,皆以生動的繡工,躍然布面。而自家豢養的家禽、街市往來的車輛與馬匹、帶有吉祥寓意的各式鳥類與動植物,也都是常見的刺繡元素。
 
18世紀
棉質繪染布
  • 印度 克羅曼德爾海岸
  • 單元二 認識織品 / 纖維材料
棉,是一種既舒適又透氣的材質。自古以來,南亞印度即是世界上棉紡織品的主要產地,印度棉布以光滑、輕細著稱,繪染棉布更是 熱銷全球的重要商品。棉布不同於亞麻、羊毛與絲綢,它更耐水 洗。印度的繪染棉布,以特有的固色與 染色技術,讓色牢度提升,較不易褪色。十五世紀末,從葡萄牙直接航行到印度開始,荷蘭、英國、法國等 地,不再需要透過土耳其或阿拉伯人轉手貿易,可以直接購置各種 花色的印度棉布。歐洲對這種面料的熱情,廣泛應用於居家與時裝 設計,十七世紀後期達到頂峰,同時壓迫到當地傳統紡織產業的生存,大約十八世紀上半葉間,各地頒布了一系列的法條,禁止進口 印度繪染棉布,但仍阻擋不了人們對它的喜愛。不論是漸層的紅色或藍色,明豔的紫色、黃色與綠色,都讓十六到十八世紀的歐洲人目眩神迷。院藏這件繪染棉布,就是印度為銷往歐洲市場所生產,可以作為女性的長袍或禮服面料。白底棉布上設計了精緻花卉,其綿延的花莖交纏有序,以深色勾勒花卉的輪廓,並敷染了迷人的紅紫色調。
19世紀中葉
織金女性儀式用頭巾
  • 印尼 西蘇門答臘 (米南佳保人)
  • 單元二 認識織品 / 紋飾
貴重的織金「宋吉」(songket)頭巾,可以折成外觀如水牛角般的帽飾,女性於慶典配戴,是蘇門答臘西部高地原住民米南佳保人的重 要傳統服飾。長條頭巾以紅色絲線為經,以紅、黃、灰等多色絲線為緯交織而成。中段深藍色的部分,緯線選用較粗的棉線,使之更能承受經常摺綁的壓力,提升耐用度。頭巾上的花紋主要以金線突顯,裝飾帶平行排列於長巾的兩端,其中代表性的圖案包含:形象上取自「剖半的花生」(balah kacang),以 連續八邊形重疊組合的紋飾,寓意身為一位好的米南人,分享時要公平分配,對買賣及往來也要誠實以對;而稱作「下午鴨子列隊回家」(Itiak pulang patang)的紋飾,是一種相當古老的圖案,其以群鴨秩序地排隊行走,很少偏離他們的路線,來比擬好的米南人,應遵循傳統習俗與律法(Adat)。而「毛蟲爬行」(ulek tantadu)的紋飾,也帶 有類似的涵義。這些都是米南佳保傳統織物上常見的紋飾主題。
西元1842-1843年
婚禮用女性刺繡頭巾
  • 伊朗 (瑣羅亞斯德)
  • 單元三 區域風情 / 西亞
典型的瑣羅亞斯德教徒婚禮用刺繡頭巾,一般長約三碼,中央繡有團花,周圍環繞裝飾著魚紋、波斯文字、孔雀紋與佩斯利紋(或花樹紋)。披戴時,團狀花紋會位於胸前,成為視覺的焦點,兩端流 蘇則會飄逸地垂於身後,顯現出彼時瑣羅亞斯德教徒女性服裝的特色。長巾上的魚、孔雀都是繁榮或永續的象徵,同時與瑣羅亞斯德教的神祇有所連結。當中的文字,則節錄自波斯最有名的抒情詩人哈菲茲(Hafez,約1315-1390)的詩歌,內容頌讚女子無與倫比的美貌,與描寫戀慕者被征服的心,句末留下「由詹姆希德刺繡工坊製 作」,以及用阿拉伯數字書寫的伊斯蘭曆紀年「1258」。 詩歌是波斯最燦爛的文學遺產,哈菲茲的作品常處理俗世與神聖間的共通題材——愛情與美酒,他的作品不只被視為波斯文學的巔峰之作,且影響深遠,至今普羅大眾幾乎隨口就能朗誦幾句自己喜愛的古老詩句。
19世紀上半葉
繪染棉布掛飾或地墊
  • 印度東南海岸默蘇利珀德姆 (外銷伊朗市場)
  • 單元三 區域風情 / 西亞
伊朗的繪染棉布泰半從印度進口,伊斯法罕雖也生產相類製品,但 不如印度棉布物美價廉。這件繪染布掛飾,是印度專為波斯市場所 製作的產品,生產地集中於印度東南沿海的默蘇利珀德姆。紋飾以 紅藍為主色調,像是拱形的壁龕或拱門建物,彷彿要通往皇宮或清 真寺。建築體的空隙處,無不填滿細密多彩的花卉紋或佩斯利紋。整體裝飾密集、紋樣細緻的面料,忠實地反映了波斯人對圖案和裝 飾的熱情。建築體的門楣開光內有阿拉伯文祈禱語,意譯為「讚美至高無上的真主,並將讚頌歸於他」。左上角的紅款印著波斯文:「由哈只——阿卡‧薩馬德——製作的繪染布」,「哈只」 (hajji)原意為「巡禮人」,是曾到天方(麥加)朝覲的穆斯林的尊稱。目前雖沒有進一步的證據顯示這是一條祈禱毯,但這些款識讓我們更明確地了解它的使用者。
明中葉
藍地織金獅紋方補
  • 中國
  • 單元三 區域風情 / 東亞
「方補」是明清官服於胸、背標示官銜的裝飾。文武官的花樣分別為飛禽及走獸,不同的鳥獸對應不同的官階。古代的官服種 類依場合有別,織有補子的官服,明代作「常服」,包含團領 衫、烏紗帽及束帶,是官員「常朝視事」日常辦公的穿著。 院藏這件明代獅子紋方補,依禮制為高階武官或親王女婿所用。深藍的絲綢面料上以織金勾勒出一隻獅子,牠有著濃眉、扁鼻及短卷的鬃毛、蓬鬆的尾巴,雄壯的身上加飾流雲狀的火 焰紋,炯炯有神地回首凝視遠方。前景下方為江崖海水、天空 則布滿流雲及四合如意雲紋。整體紋飾佈局大致與《大明會典》武官獅子補的花樣相同。明代補子的尺寸多較清代大,且直接織繡於官服上,而非以釘縫附加上去的形式。仔細觀察這塊補子的邊緣,大約可推測原本常服的料子是有著雜寶與四合如意雲紋的暗花緞。
執蓮童子納繡片
  • 中國
  • 單元三 區域風情 / 東亞
手執蓮花或蓮葉的童子,是元明清三代都喜愛 的織品裝飾主題。這個紋樣的發展,最初很可 能與宋代七夕婦人求子的風俗有關。而後和百 子或嬰戲題材類同,都有著美滿幸福的象徵。在這件白色平紋紗上,藉繽紛的絲線以納繡技 法滿繡紅色底紋、活潑的孩童、俯仰各異的蓮花、翻轉自如的花葉、以及穿梭其間的蝴蝶和鳳鳥,達成如同梭織般的效果。孩童身上穿著 彩色水田紋衣飾,稱「百家衣」,這種面料的童服在明清時期較為流行,與掛在孩子頸上的長命鎖一樣,都傳達了避禍驅邪、祈願幼童健康長大的寓意。
20世紀上半
歌靈馨儀式用飾帶
  • 印尼 峇里 登安南村
  • 單元三 區域風情 / 東南亞
峇里島東部的登安南村,是印度與日本之外,世界上少數織造經緯 向伊卡(double ikat)的產地。這類織物稱作「歌靈馨」(geringsing),一 般視為一種神聖的儀式用布,不僅村人們相信歌靈馨會保護穿著者 無災無痛,在信奉印度教的峇里島各區,也都將之視為聖物,在儀 典上具有重要的地位。 歌靈馨主要為紅、褐及深藍色調的雙向伊卡棉織物,有多種寬幅, 且長短不一。這條方格紋(sidan pegat)的歌靈馨飾帶,是最窄的類型。 流蘇般的邊緣未經剪裁,使飾帶形成一個環狀。男性會在祭祀和驅 魔儀式中佩戴它,像項鍊般地披掛在脖子上,並將垂墜於身前的飾 帶打結,結的位置大約會落在腰腹,具信其有強大的保護和辟邪功 能。同樣類型不同花色的歌靈馨飾帶,將流蘇般邊緣剪開,則可作 為儀式時女孩子穿的裹胸布(anteng)
19世紀晩期至20世紀早期
織金儀式用肩布
  • 印尼 南蘇門答臘 巨港 (馬來人)
  • 單元三 區域風情 / 東南亞
位於南蘇門答臘東部的巨港,是東南亞最古老的城市之一,同時也是重要的港口與貿易中心。巨港馬來人的傳統禮服,常以織金錦「宋吉」(songket)作為面料,織金織物往往被視為財富與權勢的象徵,金銀線材多半從中國進口,高品質 的金線能確保織好的金錦舒適柔軟。肩布通常是一條長布,可從短邊對摺披在肩上作為裝飾。這類絲質織金宋吉肩布,織金線幾乎填滿布面,因此也稱作金服(kain songket lepus)。織紋設計上大致分為中心矩形與兩端,中心為菱形 花紋,兩端與布邊可見八瓣花紋與八芒星紋飾,是帶有伊斯蘭風情的常見主題。各類花紋的中間以「小梭回緯」方式,用多彩色線點綴。而像山形或鋸齒的紋飾,稱作筍紋,是東南亞常見的裝飾元素,具有生長繁衍的涵義。
19世紀
波卡麗刺繡頭巾
  • 旁遮普地區(今日巴基斯坦)
  • 單元三 區域風情 / 南亞
「波卡麗」刺繡的特點, 是使用稱為「帕」(pat)的各種鮮豔且未撚的絲線,婦女一般是向游牧商人購買這些昂貴的進口絲線。作為底布的棉布稱作卡達爾(khaddar),則是在本地手紡織造與染色。其製作者和使用者皆為女性,多用以穿戴,如作為頭飾與披肩。「波卡麗」有多種類型,其中如這件以白棉布為底,搭配紅色絲線刺繡幾何紋樣,稱作「白色波卡麗」(thirma phulkari),這種配色組合暗示著它的使用者是位年長女性或寡婦。而像是小烏賊造形的幾何紋飾風格,一般推測是模仿中亞伊卡織物(ikat)上參差的紋樣輪廓。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