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
menu

當期展覽

常設展覽
翰墨空間─故宮書畫賞析
本展透過院藏歷代書畫,系統性地介紹繪畫與書法的發展脈絡。但古典書畫多屬紙、絹類材質,相對脆弱,因此具體展件均以展出三個月為原則,屆期將更換展件。
 
 

繪畫

  本院所藏歷代繪畫,型式上有立軸、長卷、冊頁、扇面等之不同;依其內容主題,則可概分為人物、花鳥、山水三類。
  中唐(八世紀)以前,人物畫盛行,以東晉顧愷之、唐代吳道子為代表,到了五代,山水畫與花鳥畫取代原本人物畫的中心地位,花鳥畫奉西蜀黃筌「鈎勒」、南唐徐熙「沒骨」技法為圭臬,山水畫則有華北的荊浩、關仝與華南的董源、巨然等名家。
  宋代(960-1279)范寬、郭熙、李唐等人的巨碑式構圖,將山水畫推向高峰,尤其南宋畫院在宮廷倡導下盛況空前,花鳥畫精緻古典,人物畫則細密恢弘並陳,山水畫則強調觀察自然與詩意入畫,以留白與對角線構圖,來凸顯意境與象徵性。
  元代(1279-1368)趙孟頫的「書法入畫」,承接蘇軾、米芾等文人「心畫」寄情、不求「形似」的藝術理念,將文人畫帶往新方向,「元末四大家」黃公望、吳鎮、倪瓚、王蒙等繼而創造更豐富的風格,成為文人畫的典範。
  明代(1368-1644)畫派因地域發展而有不同,如蘇州「吳派」的優雅細膩,閩浙「浙派」的粗放水墨,各具特色。明末「松江派」董其昌,以其豐富的藝術見解,建立將風格對立體系化的藝術史觀,影響後世至深。其後,王時敏、王鑑、王翬和王原祁等「清初四王」繼而發揚,形成「正統派」。
  清代(1644-1911)「正統派」奉職於宮廷,也包容歐洲傳教士帶來的西洋畫法,立體與透視成為再造傳統的新工具。宮廷之外,活躍在揚州的一批標榜「怪奇」的畫家,筆墨造型皆非正統,成為後世追求變革的先聲。
 

書法

  書法以其別具一格的漢文字結構、形體、線條與筆畫運行,組成為一門獨特的藝術形式,並衍生出古文、篆、隸、草、行、楷等不同書體風範。
  秦漢時代(221BCE-220)是書法發展的關鍵期,從獸骨龜甲上刀刻的甲骨文、鐘鼎食器上鑄造鐫刻的銘文、以及自由多變的大篆石鼓文等,統一成結構標準的小篆,而為了書寫上的快捷,筆畫平正的隸書,逐漸取代小篆,成為漢代通行的書體。
  草書、行書、楷書等書體,都由隸書持續演變形成。魏晉南北朝(220-589)時,書體參雜與發展中的書風時而可見。草書,書寫最為便捷,漢初竹簡即可見其雛形;楷書,為隸書逐漸演變的正規字體,形體方正,易於辨識;行書,則介於兩者間,比楷書流暢,較草書易於辨認,實用性最強,極盛於晉。王羲之是行書成熟時期最具代表性的人物。
  隋唐兩代(581-907)書體承繼魏碑的峻整風格,政治統一則使南北各地書風融會,筆法更臻完備,楷書遂成通行書體,顏真卿為集大成者。顏真卿之行書體,納入張旭、懷素的筆法及草書精神,兼容魏晉隋唐風流氣骨,與王羲之比肩。
  宋代(960-1279)以後,書法家繼承傳統之餘,又積極探索表現個人情性。蘇軾、黃庭堅、米芾、蔡襄等「蘇黃米蔡」四大家,也多以行書體取勝。
  元代(1279-1368)提倡復古,延續晉唐傳統,趙孟頫楷書尤為精絕,與唐代歐陽詢、顏真卿、柳公權並稱「歐顏柳趙」。
  明代(1368-1644)書法面貌紛雜,行草書特別活潑自由,如「吳中三大家」祝允明、文徵明、王寵,「南董北王」董其昌、王鐸,都是凸顯個性自成一格的書家,與依循傳統法度者形成對比。
  清代(1644-1911)以降,書法受到考據學的影響,為隸篆兩體開創新局,更利用篆、隸書法的線條趣味來寫楷書或行書,開啟「碑學」大門,引領新的書法風尚。
 
 
第一檔:110/02/03-110/05/09
第二檔:110/06/02-110/08/29
展覽資訊
  • 時間 常設展覽
  • 地點 2F S203
  • 費用
宋人
虎溪三笑圖
此題材講述陸修靜(406-477)、陶淵明(365-427)拜訪慧遠(334-416),相談甚歡下讓慧遠打破「送客不過虎溪」之誓。此軼事廣為流傳,後人雖考訂為虛構,但反映三教和諧共處的理想境界。
本幅背景畫曲澗流水,畫面聚焦在意識到過虎溪而仰天大笑的三人。通幅喬木已轉紅葉,落葉滿地,秋意瀰漫。人物、山石、樹木用筆勁銳精整,均為南宋風韻。
楊大章 仿宋院本金陵圖
楊大章(活動於18世紀),乾隆時供奉內廷,工人物、花鳥畫。
本卷記錄古代城市生活的形形色色,前段是恬靜的郊區農村,過護城河後進入金陵城,城裡人車雜沓,各類店鋪林立,販夫走卒、男女老少穿梭於熱鬧喧囂的市井中。全卷用色鮮明清亮,人物表情姿態生動,細節講究。此作成於乾隆五十六年(1791),為寫實風俗長卷畫的代表。
戴進 春遊晚歸
作品並無署款,據畫風推測為戴進(1388-1462)手筆。戴氏乃浙江錢塘人,字文進,受薦進京擔任宮廷畫師,畫風承襲李郭與馬夏等畫派,為浙派先聲。
本幅繪傍晚時分,農人荷鋤返家,士人出遊歸來,僕役提燈來應,點出晚歸的畫意。畫上處處可見盛開之桃李花樹,呈現春日氣息。筆墨效果豐富,靈活而變化多端,為戴氏風格的代表作。
文伯仁 圓嶠書屋圖
文伯仁(1502-1575),字德承,號五峰,江蘇蘇州人,為文徵明(1470-1559)姪兒,受其畫風影響甚深。
本幅為以「圓嶠書屋」設計的山水畫,是明代流行的齋室圖,也是文氏最早的青綠作品。建有道教寺觀的仙島圓嶠山,隔著遼闊水域與文人書齋相望,岸邊設置小船暗示仙境與人境的可親近性。山石樹木造型與設色皆承襲自文徵明,整體清潤而秀雅。
清人
天后安瀾
本幅收在《天開壽域南極圖》冊第11開,「壽域」為長生域土,全冊均為祝壽而作,採右圖左文配置。左幅題詩以泥金書寫,邊框飾以多色的泥金纏枝紋,光彩煥然。右幅以乘坐輦車、隨從簇擁的媽祖為中心,一旁有仙人作揖相迎。輦車行經處風平浪靜,對比周圍洶湧波濤,呼應題詞「海不揚波」,彰顯天后的海洋守護神形象。
高宗 手敕
舊題為宋高宗(1107-1187)手敕,書風接近宋徽宗〈蔡行敕〉、〈方丘敕〉(遼寧省博物館藏),有學者認為是徽宗所書,但亦有宮廷書家的說法。起筆處露鋒直書,運筆順暢流利,可見到瘦金書的用筆特色。
據吳其貞《書畫記》載〈宋徽宗敕盛章〉六則一卷,從「詔書之寶」二半印可知為手卷的一段。「盛章」依稀可辨,字季文,曾任開封府尹。
太祖 御筆七言詩
根據記載,朱元璋(1328-1398)出家後,深受佛家薰陶,不僅能詩,還練就一手好字,尤以行草書見長。
此作夾雜楷、行、草,頗有法度,用筆遒勁有力,率真流暢,章法上也不拘陳規,展現出開國君王的氣度與魅力,誠如康有為(1858-1927)「雄強無敵」的評語。
聖祖康熙 行書
清聖祖(1654-1722),名愛新覺羅玄燁。平生勤於書藝,以董其昌(1555-1636)為宗。
此軸書「書閣山雲起,琴齋澗月留」,用筆秀逸圓潤,筆鋒靈活,頗得董書真髓。左下角鈐「臣衡永尊藏印」,包首有「御前侍衞花翎頭品頂戴臣衡永跪進」簽,可知為完顏衡永(1881-1965)所進獻,他是清末民初北京書畫鑑藏家完顏景賢(1876-1926)的叔父。
世宗雍正 行草七言絕句
雍正皇帝(1678-1735),名愛新覺羅胤禛。自年少就雅好書法,勤臨晉唐宋元以來名家作品。
本幅寫唐徐凝〈再歸松溪舊居宿西林〉,字數布排,頗見用心,書幅雖非絕對對稱,然不失均衡,可見落筆成篇、胸中有數。全作運筆流暢,一派雍容,頗具董其昌行草樣貌,具體反映出當時書壇的流行書風。
高宗乾隆 行書七言絕句
清高宗(1711-1799),名愛新覺羅弘曆。天賦聰穎,詩書畫無一不能,又兼富收藏。熱愛書法的乾隆在聽政餘暇,經常以寫字自娛,晉唐以來書家都是他學習的對象。
乾隆最愛王羲之(303-361)〈快雪時晴帖〉,深受此帖書法風格所影響,偏好圓潤的用筆,線條雖然看似含蓄,卻蘊含書寫勁道,通篇寫來意態悠閒。
Southern Branch of the National Palace Museum
:612008 嘉義縣太保市故宮大道888號 :05-3620777 sbservice@npm.gov.tw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