跳到主要內容
menu

常設展覽
故宮南院戶外美術館-藝術方舟
策展論述
 
當代擁抱傳統故宮成為藝術方舟
 
    國立故宮博物院南部院區館內部賦以亞洲文明重要意義:《佛陀形影—院藏亞洲佛教藝術之美》,《穿上亞洲—織物的交流與想像》以及《芳茗遠播—亞洲茶文化展》為主軸;主體建築物通過由三個流線量體交織,象徵中華,印度與波斯文化的深刻交流,整體造型表現上則延伸書法藝術的抽象概念,通過由濃墨,飛白,渲染三種書法筆法,除形成如行雲流水般流動的建築造型,也建造出故宮南院給外部最鮮明且深刻的印象。
 
藝術的方舟永恆的載體
 
    如同諾亞方舟,乘載、包容萬物,並被賦予傳承之使命;方舟上不同國籍的藝術家各自帶著主客觀點,時而辯論、時而統合,再透過各異的創作技法刻劃建構出原生於戶外美術館的藝術輪廓。不論是東方藝術形式的物我交融境界、天人合一宇宙觀,或是西方的想像與浪漫,皆能展現和諧相容為貴的中庸之道與人們追尋生命心靈的永恆平靜。故宮戶外美術館體現藝術的多元、包容當代與傳統,乘載珍貴的藝術普世價值,使藝術不再置於高堂之上,而是人們生活的呼應,延續藝術的足跡。
 
戶外美術館乘載多元的藝術表現
 
    打造園區公共環境成為開放的藝術博物館,典藏藝術價值、經典思維,鼓舞人們提升生活美學及品味。當藝術品以意想不到的姿態出現,將提供人們新的視野、促成人們與作品對話的機會。
    無論藝術作品暫時或是永久設置,都企圖發掘戶外空間的積極意義與歸屬感,讓觀者有機會在平常的生活中得以有喘息、反思,甚至遁入遠方的時空;戶外美術館將成為現在進行式的藝術跨域平臺,同時讚頌在地紋理與滿載藝術能量的載體。如今,藝術方舟將啟航迎向世界、成為藝術共享的烏托邦!


 
策展主題
 
藝術的方舟Ark of Art
 
故宮南院匯聚了當代與傳統
如同一艘行駛於歷史長河上的方舟
承載著藝術傳承的使命
包容文化與歷史的的多元,貯存、典藏所有的藝術生命
憑藉戶外美術館的成立
期許在自由的公共藝術空間中
滿足人們探索藝文人文的渴望
並建立生命與情感之連結
蒐集人類的足跡
航向世界的藝術烏托邦
展覽資訊
  • 時間 常設展覽
  • 地點 東側草坪
  • 費用 免費
甘銘源|臺灣
忘筌・捨筏
  • 竹子、植栽
  • 浮筏:24m x 12m;主體:直徑 8m
形似竹筏又似魚筌,實非筏亦非筌,倒像安歇水岸的小宅,又如沃野童年的秘密基地。
若忘筌取魚始可與言道矣(《高僧傳》);如來常說:「汝等比丘,知我說法如筏喻者,法尚應舍,何況非法!」(《金剛經》)

展出地點 : 至善湖正中央靠蛋糕噴泉右側環湖步道
安聖惠|臺灣
Wapacapacase
  • 複合式媒材
  • 2.5m x 20m
以土地代紙、以繡線為墨,我為大地編織、紀錄。
Wapacapacase 意思為「刺繡 正在……」
Pacase 是魯凱語刺繡、雕刻之意。
魯凱族是沒有文字的民族,所以使用 pacase 做為記錄文化、歷史的符號象徵。
當不同的文化帶來了文字,文字像是繡在紙上的符號,書寫記載著知識的累積, 於是我們將文字內化稱它為 pacase。

展出地點 : 東側草坪
林淑鈴|臺灣
績撚成雲—云起・云行・云停
  • 複合媒材
  • 〈云起〉:60~30cm x 40~20cm x 200~90cm; 〈云行〉:120~50cm x 80~30cm x 90~40cm; 〈云停〉:100~50cm x 60~30cm x 80~40cm
「采采芣(ㄈㄡˊ)苢(ㄧˇ),薄言采之。
采采芣苢,薄言有之。
采采芣苢,薄言掇(ㄉㄨㄛˊ)之。
采芣苢,薄言捋(ㄌㄨㄛ)之。
采采芣苢,薄言袺(ㄐㄧㄝˊ)之。
采采芣苢,薄言襭(ㄒㄧㄝˊ)之。」《詩經.國風.周南.芣 苢》
反覆的字句、動作中情緒亦被暈染加深,如同編織的一針一 線,緩緩洗滌心緒,寄託意念;就讓意念成雲,如風鼓脹,如歌飄裊,沒有拘束。

展出地點 : 東側水景花園
林惠理|臺灣
微笑・舞動
  • 鐵件、梨花樹
  • 11m x 0.45m x 2.6m
一線微笑、一線舞動,以緣~為出發點打造慢活優雅,植物與鐵的碰撞,隱約襯托出的未知。以植物為創作核心,以南院大地為基底,光與影、亮面與暗面、交織植物成的立體型態。
望眼人與人在大地的生活故事、內心的微笑、舞動著時光。

展出地點 : 東側草坪
巴豪嵐・吉嵐|臺灣
南宮特有種
  • 玻璃纖維
  • 1-2m x 1.6m
臺灣雖地狹人稠,野生動物中山豬仍維持一定數量,主要是因為不挑食,生產力旺盛,運動性機敏…
臺灣人也有同樣的韌性,勤勞、刻苦…發展出了現在的民族特質。
南宮草原出現了早期臺灣的原始風貌,巨型野豬隱含著堅忍與內斂,迎接全新的未來超越自我。

展出地點 : 東側草坪
伊祐・噶照|臺灣
風涼畫
  • 木材
  • 10.5m x 5.1m x 3.5m
起風了,在這炎熱的夏天身體和心靈都得到平靜與享受。
風吹乾了身上的汗水、吹涼了煩躁的心情,
草原、花兒、樹林也開始一起舞動左右搖擺,
樹上的果實、花朵上的種子被風帶到新的田地等待發芽,
原本平靜的水面一波一波激起浪花,
魚兒快樂的游,鳥兒打開雙翅享受著風的溫度和風的方向,
我們看不見風,但萬物的舞動就是風最美的線條與畫面。

展出地點 : 水岸舞台旁草坡
成若涵|臺灣
台!繡妝
  • 金屬
  • 7.9m x 9.4m x 3.6m
走進繡莊,我撞見綠白黃紅黑,
原來是青龍、白虎、麒麟、朱雀、玄武。
師傅道⼀形、⼆體、三顏⾊;
我說能不能是紙雕、金屬,上顏色?
織布上頭針線穿梭的痕跡,深植著臺灣⺠間信仰的證明;
容我用最貼近土地的距離,妝點上人們深信不疑的堅定。


展出地點 : 水岸舞台旁草坡
Deborah Halpern|澳洲
Earth Mother
  • 金屬
  • 5m x 5m x 5m
Earth Mother象徵大地之母,擁抱且接納世界萬物,守護土地的祥和與寧靜。
作品以頭髮的圓弧造型成為支柱,看似柔軟卻帶有支持及穩定,呈現大地之母的柔和與力量。這種介於正與負之間是耐人尋味的,也讓人沉思:光明與黑暗、陰與陽、西方與東方。Deborah Halpern運用鏤空設計,以綠地作為襯背、光影作為互動,讓大地化為養分滋養藝術,使得自然、藝術、建築及人文間產生對話性。
Nicolas Holiber|美國
Vessel
  • 木材
  • 3m x 3m x 3m
「獸紋簋(ㄍㄨㄟˇ)不僅為載體的象徵,更證實了長年累月的歲月刻痕。」
如同方舟能橫跨從古至今及東西方文化。Nicolas Holiber
將故鄉、將情感一筆一觸輕輕的轉化成色彩故事,寄託予未來。
作品取材自西周時代獸紋簋(鳳凰圖騰),其獸面紋理與幾何雕刻,使長年重視鳥類議題的Nicolas決定以此為核心,讓擁有東方美麗傳說的五色祥獸,重新添上新世代的風貌。他以細膩的雕塑技法描繪出紋理和形體,透過鮮豔色彩、構圖和線條表現,以純粹的藝術語言展現情緒和節奏感。
TOP